香港白小姐祺袍2O18年|白小姐旗袍a黑白图纸|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本站導航
首頁 | 城市地圖 | 電子地圖 | 行政地圖 | 交通地圖 | 旅游地圖 | 衛星地圖 | 城區地圖 | 分類地圖| 世界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東鄉族城區中心街道地圖
  東鄉族自治縣資訊
飲食文化:雞尾宴:在黃土高原的盡頭,洮河和大夏河的最下游與黃河劉家峽水庫之間,夾著一塊中間高、四周低平的土地。這里黃土山巒起伏,村落棋布,炊煙裊裊,層層碧綠的梯田旋上藍天。黃河、洮河沿岸,綠樹掩映,花朵噴香,渠水嘩嘩,莊稼繁茂,而東鄉族人就是世代居住在這塊黃土丘陵山地。關于勤勞誠樸的東鄉族人,人們知道得最多的可能就是肉質細嫩、不膳不膩、醇香可口、鮮美無比的"東鄉手抓羊肉",但是在飲食方面,東鄉族還有更多人所不知道的別具情趣的的雞尾宴。好客是東鄉族人的美德,只要你是被邀請的客人,你就會感到東鄉族人的熱情、誠摯、豪爽和對貴客特有的尊敬禮節,這雞尾宴就是反映這種禮節的典型例子。到東鄉族人家做客,主人會根據來著的身份伺候客人。先是讓座,讓客人中的年長者坐中間上席,然后主人為客人沏上"三泡臺"蓋碗茶。茶過三巡,便有年輕人端上油黃酥脆的油香,接著是發子,炒菜,手抓羊肉,而最后一道菜,必定是雞肉。東鄉族人吃雞,先請阿訇宰好煮熟后,按雞的部位解成十三塊。先把雞的兩只大腿、兩個胯子、兩塊勺勺解下來,再把雞翅和小腿剁成四塊,雞胸部的岔子肉剁成兩塊,還剩一塊是尾巴骨,亦即雞尖。在東鄉族人看來,雞肉中最上的就是雞尖。將剁好的件子按客人的長幼尊卑依次而食后,主人會把雞尖讓給來客中最尊貴的客人品嘗。被讓到雞尖的客人也不立即吃下去,而是夾起雞尖要給自己認為有聲望的人和同輩禮讓。一般,席間客人互相禮讓雞尖是客套程序,增加了寒暄和謙讓的熱鬧氣氛,但讓歸讓,一般客人誰也不能接受禮讓的雞尖。在東鄉族人的席面上誰要是吃了雞尖,象征著他代表全桌客人,接受了主人的款待,說明他是主客,今天的宴席是為他的到來而準備的。吃了雞尖的客人也感到被客人尊重的滿足和驕傲。關于雞尾宴的吃法,還有這樣一個故事:說是很早以前,有位東鄉族人請外莊的一位頭面人物和本莊的紳士來家中做客,沒想到當時宴席上的雞尖竟被本莊的紳士不客氣地吃了,于是外莊來的客人當即拂袖而去,認為自己是貴客,雞尖理應由他吃,結果被他人吃掉,意味著自己的人格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而生氣離席。此事后來經德高望重者評理,最后以本莊的紳士拉雙羊上門賠禮道歉,才算了結。由此可見,東鄉族的雞尾宴是一種十分嚴格和講究的習俗,它說明東鄉族人特別重視禮貌和自身尊嚴。
東鄉人與東鄉洋芋:洋芋是東鄉人的命蛋蛋。洋芋和東鄉人一樣,自落戶千旱貧瘠的東鄉山區,在這塊厚重的黃土地上相依為命,經歷千百年風雨滄桑、年復一年、生生息息。就說洋芋,自傳入亞細亞的撒馬爾罕的撒爾塔部落后,在這塊土地上吸收水分、吸收養料、沐浴太陽,繁衍很快,整個部落與周邊兄弟民族廣收博種,受到廣泛喜愛,成為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食品。自東亞蒙古民族興起,在馬背上定天下的當年,金戈鐵馬揮師東西,占領東部眾多民族地域,鯨吞弱小國家,擴軍充兵,彎弓射大雕穩住中國北方、東方及西部后,野心勃勃的蒙古貴族本兵向西,蒙古鐵蹄以銳不可擋之勢沖鋒闖人西域,逼緊撒馬爾罕,摧毀撒爾塔部落,廣大的土地淪為蒙古入的天下。蒙古貴族為其長期統治與占領的戰略需要,迫使許多不同信仰、不同民族部落的民眾打破原始格局,向東遷徙,分散各地,化小對其統治的仇視和對抗,也利用矛盾相互抗衡,減少對統治者的或明或暗威脅。又為了對付中原民族,把不同地域和膚色的人劃分等級。西域遷徙過來的部落民族統稱色目人,把他們加在蒙古人與中原漢人中間、相互雙重制約。在夾縫里生存使經濟文化教育相對落后。蒙古軍隊征服西域部落撒爾塔人的一支,迫使他們東遷到甘肅省河州地區的東鄉,向東對蘭州、隴西,向西對涼州、西寧,屯墾放牧,被蒙古軍隊稱作探馬赤軍。蒙古人從戰略上考慮,讓他們留守在四面臨水,中間高突的黃土坡上,平時耕牧自養,戰時成為隨時可調遣的后備軍。從撒馬爾罕遷過來的這些撒爾塔人,具有很強的凝聚力,他們堅信自己的信仰,堅守自己的習俗,堅守自己的民族語言,形成一個強有力的民族群體自東遷后,在不同的年代,又有許多尋覓親屬的撒爾塔人和伊斯蘭文化的交流傳播者來到東鄉地區,定居融匯傳播交流伊斯蘭文化,有的娶親坐家,編人居民戶藉,放牧農耕,和周邊兄弟民族和睦相處。盡管生存條件嚴酷,但他們不畏艱難,立足扎根繁衍,一代一代傳承在這方純真厚實的黃土地上,成為如今中華民族大家庭中五十六朵花中的一枝。那洋芋傳播到東鄉地區后,適宜了這塊黃土地,這是天公作美,還是人為或是天意的巧合。在東鄉這塊貧瘠干旱的土地上,海拔在2000米左右,山坡層疊,陰山陽坡交替,日照長,通風透氣性好,土質松散,地溫四季分明,一般情況適合洋芋吸收水分濕氣,是非常適宜洋芋生長的自然條件,又處在當今科學測定屬無公害、無污染農作物生長帶上。種植上分早遲兩季洋芋。那黃土地蘊含的無極微量元素更是洋芋營養豐富,蒼天畢竟要養人,這里夏田不成秋田成,是風調雨順的豐收年還是蒼天發怒、吝嗇得不降雨露的干旱年,那洋芋的產量有多有少,塊很或大或小,陽坡不成陰山有,見苗三分收,土地不虧待人,多少總是有產出,“勒則給”有薄有厚的事。小麥、豆類顆粒無收,但那洋芋還是養育了這方生靈。東鄉人和洋芋有特殊的感情。有一個民間傳說,說東鄉族的英雄米拉尕黑為國出征抗敵,在保衛京畿的戰役中,仗打得非常吃緊的時候,后續糧秣未跟上,在克敵制勝的關鍵時刻,統帥米拉尕黑一籌莫展,他的坐騎戰馬前蹄刨土覓食,以嘶鳴報告戰將們挖出久藏地下人未識的塊莖洋芋,補充了軍糧馬料,打敗了人侵的敵人,贏得了戰爭的勝利,拯救了城堡、國家和人民。蒙古人迫使撒爾塔人東遷時,他們在馬背上馱著《古蘭經》,馱著洋芋種,千里迢迢帶到了住地,作為吃糧,作為馬料,種植繁育擴大,成為人畜的命蛋蛋,從那時傳授到現今,相依為命、情真意切、難分難離。近數十年,文化科技進步發展,人們的生活要求不斷提高,對飲食更加重視了,經省上和國家部委鑒定綠色食品時,東鄉縣產洋芋一路領先奪冠,云蓋華冠。有位熟悉東鄉地區的科學家說東鄉洋芋是直接人廚的最好食品,無須弄巧加工精品,就這樣成塊加工吃是營養最豐富的可口食品。有人把洋芋喚作蔬菜,這話也對,洋芋這物看起來物小,種于土長于土,散發著泥土的芳香,有相當的包溶性,和什么味道都能合得來,貧賤富貴它不分,酸甜苦辣腥咸都適宜。經勺子匠的分撥,合理烹飪.絞到一塊,干炒、湯滲清蒸都鮮味爽口,卓然超群百吃不厭,那滋味別具一番風韻,讓人常思念,在大排當餐廳飯莊或人家庭院,處處有它的蹤跡,香味襲人,大腹便便的老板們,吃飽了,摸著肚皮,嘖嘖贊口不住哩、對洋芋愛而不釋呢。有位當高干的領導,對燒烤洋芋銘記于懷,回鄉時第一頓飯就是吃煮洋芋。有人把洋芋算作主糧,這話也不錯,當年生產隊作業分配口糧時,一斤小麥或是玉米可頂替五斤洋芋,換句話就說五斤洋芋換一斤主糧,咱東鄉產的洋芋可不同別地方,那洋芋含淀粉足、營養相當豐富,沒有麻辣怪味,人吃了骨硬體胖,精力足,男俊女美。牲畜吃了長膘力大。東鄉人的洋芋外地人來兌換,一斤小麥只換二斤洋芋還不愿意呢。在東鄉縣的山區,過去吃糧以洋芋為主,那些小伙子們穿的單薄,可體質個個硬棒,臉蛋黑里透紅,體格健壯,走起路來腳下生風哩。人的先天智商高而聰明。那些女娃們高挑個兒粉嘟嘟的臉蛋,漂亮又好看,說話聲脆音亮,沒有嗓音間泥泥囊囊的,原前撿地耳、挖野菜,很不起眼,可嫁到城里,她們個個亮豁,比起當今城里臺上表演時髦模特更勝一籌。聽奶奶們說東鄉人生這些男娃女娃時其中體現一個家庭的清凈與懶墮。就拿捏正月頭上的洋芋地耳包子,老人們囑咐捏包子講究的褶褶哩。俗話說:“有肉的包子不在褶褶上”,可那捏的嘴嘴褶褶東鄉人認為相當關緊,提高嘴嘴會使生出的雜娃,尕妮哈的脖頸長、個兒大、體形美,穿衣系領子合體好看,尤其是女娃子,長旗袍一穿,高領衣管住美項,碎步走路,像春風擺柳一般,裊裊娜娜。包子捏的沒看象,生兒育女短頸短腿粗脖子,睡覺不用枕頭,呼嚕打得連天響,不要說難看,男娃作不成親,女娃嫁不出門。東鄉人自古以來,對洋芋有多種吃法。鍋里煮洋芋。秋后的洋芋滿山滿坡盛開白花,地愣上野蔥花芳香,此時,從地里掏出的新鮮洋芋放到鍋里穹熟,揭開鍋蓋時馨香撲鼻,滿鍋是散開的牡丹花。記得有位國家領導人到東鄉縣視察,縣上準備了穹洋芋,端上桌子,那位領導見了非常高興,在品賞中動情地說,這就是你們東鄉縣的寶貝啊,這種馨香味全國不多,作為品牌,打出去效益會很好。東鄉縣1500多平方公里的黃土坡,據縣上管農業的領導說,每年產出數十萬噸洋芋,銷往香港、上海等大城市,供不應求,獲得很高聲譽。青椒炒洋芋塊、紅椒青蔥炒,洋芋條條加羊肉、牛肉塊,切片炒等五花八門。有滋有味、清香四溢,讓人吃得舒服得勁。如今城市農村也用到排場頭面地方。炕灰燒洋芋。早上,長輩們去上寺做禮拜,家里的主婦們隨之起床,在滾燙的炕灰里埋洋芋,燙灰撥開放進后,用棍棒稍加攪動后,過上半個時辰,那洋芋就烤熟了,掏出裝到竹篩子里,用口吹掉灰塵,滾燙冒熱氣,好吃極了。吃洋芋刮三炮臺碗子茶,好不可人可心,相應成趣,舒坦得很。地頭燒地鍋鍋。大凡野外吃洋芋,多半是地頭燒地鍋鍋。曾下村駐隊的省州干部和插隊知青,已過二十多年了,時值今日,仍戀戀不舍,深情不忘。秋收挖洋芋時,層林盡染霜葉紅,淡霧薄薄罩山野。東鄉人忙于地頭農活,搶時間搞秋收。于是從家里背上柴草。風吹日曬人意好,就在地頭塄坎上挖-個鍋灶,在安放鍋口處用干土塊堆砌底大頂小的百孔“寶塔”,封頂后用柴草點火猛燒透逸寶塔,炎炎烈火,裊裊青煙,柴火噼啪爆響,待土塊燒得嫣紅火燙時,即到下料燒洋芋的火候,先掏出灶堂內的柴灰燃物(免得洋芋皮染黑),堵死燒火門,再敲開塔頂土塊,一面用木棒敲碎土塊,一面向里裝洋芋,裝滿蕩平后,用濕土厚厚封住焐嚴,不讓灶熱外傳。半個小時,洋芋熟了,從灶門處開挖掏出,那洋芋外皮黃燦燦內中白透明,燒得熟透,散發誘人清香,有巧奪天工的渾然野味的香氣,好吃極了。如今已把東鄉洋芋的地鍋操作用于大雅之堂。土生土長的東鄉人和土生土長土的洋芋相依為命,成為開發西部的亮麗的風景和野餐美味,極具充實浪漫的詩意。
東鄉手抓:甘肅“東鄉手抓”香飄四海,“東鄉手抓”羊肉是甘肅省東鄉族自治縣獨有的民族品牌,以其風味獨特深受消費者青睞,在省內外占有一定市場份額,年產值超過2億元。“東鄉手抓”羊肉發展勢頭強勁,市場潛力巨大。這歸功于其品質的優良,“東鄉手抓”味美可口,色鮮肉嫩,肉纖維脂肪含量適中,無膳味、肥而不膩,鮮美無比,是無污染的綠色食品。久病虛脫者幾頓“東鄉手抓”使你頓時恢復元氣,有常吃習慣的人,幾天不吃,叫你想得發慌,就是生在東南沿海吃不慣羊肉的人,一經得食“東鄉手抓”,美食美味使人流連難忘。“東鄉手抓”羊肉的原料——東鄉羊原為蒙古羊種,主要食用無污染的干旱草原植被。“東鄉手抓”制做有一套獨特方法,羊只囫圇下鍋,先用猛火猛攻,待水沸騰時打盡帶有許多雜質血液的沫子,放置花椒、胡椒、姜片、草果、蒜苗、紅辣子、青鹽等佐料,而后再施以慢火、血水將干,撈取剁塊食用,頓時香氣撲鼻,令人饞涎欲滴。東鄉縣為進一步打響“東鄉手抓羊肉”金字招牌,申報制定了《東鄉縣無公害農產品生產技術規程、東鄉手抓羊肉成品羊》和《東鄉手抓羊肉》的地方標準,并向國家工商總局申報了“東鄉手抓”商標,不斷延伸養羊產業鏈以及手抓羊肉深加工體系,促進羊產業向科技化、市場化、集團化方向邁進。
文化遺址:下王家舊石器時代文化遺址:東鄉縣下王家舊石器時代文化遺址位于東鄉縣鎖南鎮王家村西斷崖之下,距地表約七,八米處。距縣城3里處。該遺址是在1986年調查中發現的。遺跡暴露在王家溝底稍高處水積砂質粘土層與黃土層相接之間,灰土堆積厚約20厘米,中夾有炭渣,燒骨,打制石片刮削器等物。經中科院考古研究所土樣化驗分析與專家鑒定,其地質年代為第四期,絕對年代是4900±150年,距今有15000年。這是一處舊石器時代文化遺存。具有重要的考古價值,此遺址的發現,進一步將甘肅舊石器分布區域從東部繼續向西部延伸,填補了西部地區舊石器時代考古的空白,把臨夏地區古文化史整整提前了1萬年。
唐汪川山神廟遺址:唐汪川山神廟遺址,位于自治縣境內唐汪鄉胡浪村洮河西岸第三臺地上,面積約1萬平方米。1956年春,胡浪村社員在植樹時發現,并出土陶器19件。還有大量陶片,多為加砂粗陶。由文化部、中國科學院聯合組成的黃河水庫考察隊把唐汪鄉胡浪村三臺地命名為唐汪川文化型。唐汪陶器為夾砂粗紅陶、陶土中摻有碎陶末。一般采用泥茶盤筑法,外表修整磨光并涂一層紫紅色陶衣,典型器物有雙耳盆、單耳杯、單耳罐、雙耳罐、雙大耳罐、四耳罐、豆、鬲等,體形渾圓、別有風味。紋飾用黑色,以螺旋形渦紋為主體,多飾在腹部兩條平行線的中間。另外,還有變形S紋、平等斜線、勿形紋、雷紋等、獨具特色,在其他文化中罕見。考古學家安志敏在其《略論甘肅東鄉族自治縣唐汪川的陶器》一書中將其命名為“唐汪式陶器”。考古學把這類陶器劃入辛店文化范疇。
林家遺址:林家遺址位于甘肅省東鄉族自治縣東塬鄉林家村北,大夏河南岸二臺地。文化內涵以馬家窯類型為主,包含有馬家窯類型早、中、晚期的文化遺存,是馬家窯類型的代表性遺址。近年來,甘肅省博物館文物工作隊、臨夏回族自治州文化局,曾先后在這一帶調查,發現馬家窯、半山、馬廠、齊家、辛店等文化遺址十余處。1977年4月至7月和8至11月發掘總面積將近3000平方米。發現馬家窯時期房屋遺址27處,制陶窯址3處,灰坑98個。從地層上初步搞清林家遺址馬家窯類型文化遺存早、中、晚三個階段的堆積關系,為文化遺物分期,奠定了比較靠的基礎。此外,還清理齊家文化房屋遺址三處,墓葬一座;漢代木槨墓一座,唐代土洞墓六座和大致同時期的水渠一段。出土馬家窯時期的石、骨、陶、銅器等三千余件。并在窯穴、房址內陶器和灰層中,發現大量稷和少量粟、大麻籽等谷物、油料的標本。出土獸骨種類和數量亦較多,這些重要資料的發現,為全面認識和進一步研究馬家窯類型文化的內涵、性質以及其他的有關問題,提供了更多的實物例證。最重要的是在遺址的房址(F20:18)中出土了一件青銅刀,在H54灰坑中出土了銅渣。銅刀由兩塊范澆鑄而成,表面平整,薄厚均勻,短柄長刃,刀尖圓鈍,微上翹,弧背,柄端有明顯的安裝木把的痕跡。通長12.5厘米。1981年經北京鋼鐵學院冶金研究所檢驗,為含錫青銅。距今約4700年,是中國迄今的最早的一件青銅鑄器,此發現將我國銅制工具史提前千余年。也充分證明東鄉地區是中華民族最早開拓的區域之一。該遺址于1981年9月6日被甘肅省人民政府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保護面積261000平方米,9月10日公布為馬家窯文化類型。2006年公布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語言文字:東鄉語是東鄉族人民生產生活中交流的主要的交際工具。在東鄉族自治縣與東鄉族群眾雜居的漢族,有不少人也能流利地使用東鄉語。東鄉族干部職工之間,除開會外,在生活中和執行公務時也多用東鄉語。在東鄉語區的小學,給低年級學生上課時還用東鄉語進行“雙語”教學。東鄉語屬阿爾泰語系蒙古語族。它與同語族的語言之間有明顯的語音對應關系,有相當數量的同源詞。在語法方面大部分語法范疇和語法形式是共同的,特別是句子結構基本相同。在同語族語言當中,東鄉語和土族語、保安語比較接近,但互相交流仍有很大困難。東鄉語是由成吉思汗西征時帶回的中亞一帶的“撒爾塔人”(以突厥人為主,還有波斯和阿拉伯人)接受當時的“官方語言”——蒙古語而形成的,保留了中世紀蒙古語的一些特色和突厥語、波斯語以及阿拉伯語中的一些成分并在歷史發展中吸收了相當數量的漢語借詞,有比較明顯的突厥語底層印記。東鄉語的詞匯由蒙古語族同源詞、漢語借詞和一些突厥語、波斯語、阿拉伯語詞組成。蒙古語族同源詞是東鄉語詞匯的主要組成部分和基礎,絕大部分系反映日常生活的基本詞匯,如(用東鄉語實用記音符號標音)sara(月亮),kun(人),kha(手),morel(馬),tawun(五),chighan(白),ire(來),mejie(知道)等。漢語借詞是除同源詞之外東鄉語中數量最多的詞,凡新生事物幾乎均用漢語借詞表達。較早期的漢語借詞如。cha(茶),liengie(連枷),hantan(汗衫),be(百),honshan(皇上);近期的漢語借詞如shuji(書記),gonbo(廣播),qiche(汽車)等。突厥語中的詞也屬反映口常生活的基本詞匯,如dan(墻),orou(杏子),kenchi(麻),sizhagvan(鼠),tashi(石頭),baer(錢),tuman(霧),bagva(蛙)等。波斯語的詞也大多屬基本詞匯asiman(天),zemin(地),biemar(病,毛病),banda(晨禮),huda(真主)等。阿拉伯語的詞大多是反映宗教內容的,有些也屬基本詞匯,如alen(宇宙),mechi(清真寺),zhuma(聚禮日),shaitan(鬼),dunya(今世),ruhher(靈魂),hharamu(禁止的),qida(經書)等。還有個別藏語的借詞,如:zhanghei(狼)等。新中國成立前.東鄉族識漢字者極少。由于宗教信仰的需要,他們中念經、學習阿拉伯文經典者較多,但精通阿拉伯語言和文字并能用于交際者少之又少。作為書面的交際工具,東鄉族人從300年前開始用“消經”,即用阿拉伯字母拼寫東鄉語或漢語的文字。拼寫東鄉語的叫“東鄉語消經”,即東鄉族“消經”文字;拼寫漢語的叫“漢語消經”,即回族“消經”文字。“消經”文字主要用于通作、記事、記賬、拼寫宗教知識、記錄民間詩歌等。其書寫習質與阿拉伯文一致,但比阿拉伯文和波斯文多幾個字母,基本上以音節為拼寫單位。新中國成立后東鄉族學習和使用漢語、識漢字者增多,其書面交際也隨之越來越多地使用漢字,但用“消經”通信、學習宗教知識者仍不乏其人。1998年,東鄉族學者馬國忠、陳元龍為編纂《東鄉語漢語詞典》,以漢語拼音為基礎擬訂了《東鄉語實用記音符號(試行方案)》。甘肅省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工作辦公室經多方、反復征求意見、召開座談會后審定通過了該記音符號方案,于1999年初正式行文。2001年,第一部《東鄉語漢語詞典》出版。2002年9月,在編寫東鄉語記音符號教材和用記音符號編寫雙語教材等工作的基礎上,東鄉族自治縣在那勒寺小學開展了借助東鄉語學習漢語的雙語教學實驗,取得了顯著效果,探索出了一條有效提高東鄉族教育質量的新路子。
關于網站 | 中國衛星地圖 | 網站地圖 | 世界地圖電子版
Copyright © 2018 中國旅游地圖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白小姐祺袍2O18年
江苏时时彩技巧集锦 山东11选5全单最大遗漏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快乐10分云南 324444抓码王高手论坛l 北京PK10官网开奖 足彩胜负彩一等奖 吉林快三在哪代理加盟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l 2018德甲积分榜